鬼草×分分鐘停止呼吸

分分鐘為所愛CP停止呼吸,目前全面停止除了廢文以外的活動。
※※网址的【Onisou】是我的笔名「鬼草」,【Seiko】是我游戏近期常用的名字「星湖」。

《花吐异瞳症》二。

※※※与电影情节不相关。占tag抱歉!

※※洛基是中期症状,史蒂夫是初期。

※※CP锤基与铁盾从零开始,绿寡进行式。

※※索尔的私服参照雷神3的私服,洛基在第二次见到东尼跟史帝夫之后,有些微察觉到。

※人物OOC我的,时间点在洛基被带回阿斯德加之后的一个月后(纽约大战结束约一年后),私设如下。

 第一点:班纳以及娜塔莎在复联1的时就已经确立关系、进展顺利。

 第二点:索尔以及珍恋爱中,本章仍未出现。索尔可以透过东尼给的通讯器跟珍或复仇者们联系。

 第三点:队长跟东尼之间的感情是非常糟糕的,吵架为常态,但先软下太度的总是队长,请记住这点。

 第四点:洛基从前往约顿海姆前就一直喜欢着索尔,也请记住这点。

 

橘色。踩在一片橘色上头,淡淡的香气,透过了微风带着安详的香气。史帝夫张开了双眼,香气跟那片橘海已经消失了。

「你醒了。」坐在书桌前,洛基轻轻的说道,「你睡了很久,我清醒之后,你就一直睡着。罗曼诺夫特工来过,她看见你熟睡着,就让我别喊你起来了。」

「……我睡多久了?」伸手轻抓了抓自己的金发,史蒂夫看不到被洛基挡住的小闹钟,窗帘也是自己在离开房间时拉上的,刚才忘了拉开。

「不多不少刚好一个半小时,」起身,洛基勾起了浅浅的笑,「你知道吗,你熟睡的时候,会咳嗽。」

「小娜也提过这件事,我不知道我会咳嗽的这件事。」摇了摇头,史蒂夫轻轻的说道,「啊,我吵到你睡——」

「不,你没有吵到我,」打断了史帝夫可能会给自己的道歉,洛基说道,「在你开始咳之前,我就醒了。」

缓缓地起身,史蒂夫走到洛基的身侧,「一起出去吗?去大厅那里。」

点点头,洛基盖上了刚才从史帝夫书柜上拿出的一本书,「走吧。」

两个人并肩走到大厅,昨晚去出临时任务的克林特已经回到大楼里了,「欢迎回来,今天要吃点什么吗?」

「史塔克没说要吃外面的话,我想吃队长煮的。」娜塔莎翻阅着手中的杂志,身边坐着的是弗丽嘉,「这件也很适合您。对了,克林特,别大喊,他们是有事相求才过来的。」

「有事相求?」眨了眨大眼,克林特看向洛基,既然队长都没说什么了,那么大概真的跟小娜说的一样了。

「嗯,史塔克跟布鲁斯正在调查病情状况,以及,队长,你好多了吗?」看着史帝夫,娜塔莎问道。

「嗯,我好多了,谢谢妳的关心。」史帝夫让洛基顺利的躲过厅里的桌子,落坐在弗丽嘉身侧,「那我先去准备晚餐,晚点班纳博士的晚餐就麻烦妳送过去了,小娜。」

「我会的,」点点头,娜塔莎手中的杂志又翻了一页,「克林特,你先去洗澡吧,身上都是血的味道。」

「噢,抱歉。」抬手抹掉脸上已经干涸的血痕,克林特扯出了一抹稍显苦涩的笑容,「那史塔克有说要让小鹿跟他的母亲住在哪间房吗?」

「没有,不过站定洛基跟队长睡,我跟夫人一间。」娜塔莎把杂志交给了弗丽嘉,如此说道。

「……我知道了,那我先去洗澡了。」克林特转身准备离开时,娜塔莎又喊住了他。

「洛基不希望神盾知道他跟母亲在这里的事,也不希望索尔知道。」娜塔莎的话语阻止了克林特准备报告的嘴,「毕竟他这次前来,身上的魔法是夫人实施的,我、布鲁斯跟史塔克都认定现在的洛基并没有任何足以攻打我们的魔力。」

「……我知道了,我不会跟上头报告有关他们两个的事情的。」咧开了一抹灿烂的笑容,克林特这才离开大厅。

「……洛基在大闹这里的事情,我都听索尔提过了。」弗丽嘉轻轻的说着,「所以其实洛基的顾虑我也想过了,至于不让索尔知道,我就真的不清楚他在顾虑什么……」

「他担心起来的话,又要解释很久,所以不如别让他知道。」抛接着从桌上拿来的苹果,洛基面不改色的撒着谎,「至于奥丁会怎么跟他说,我也就不关心了。」

「……他是你的父亲。」

「他不是我的父亲。」

「那我也不是你的母亲吗?」

「……不是。」放下了苹果,洛基起身离开了大厅,朝着他刚才记下的房间走去。

「你们总是这样吵架?」

「一个月前,当他回到阿斯嘉德被奥丁关进地牢里后,他就一直是这样的态度了……」将杂志放到桌面上,弗丽嘉轻轻的说着,「他……洛基是奥丁战胜了约顿海姆的王、劳菲之后,从那里带回来的婴儿。我曾问过奥丁,要不要趁着他小的时候、还不会酿成什么大祸的时候告诉洛基,跟他说他并不是我们的儿子……奥丁他拒绝了,他说洛基是他跟劳菲——也是约顿海姆的子民们和解的手段、桥梁……」

「把一个孩子当作和解的手段、桥梁?知道自己身世的时候,洛基多大?」娜塔莎轻蹙着眉,问道。

「用你们的年纪换算,大概是十几岁那边。我有打算要告诉洛基的,但总被奥丁挡着,他希望我别跟洛基说。我曾偷偷的暗示过洛基,但他似乎没有读懂我的暗示。」垂下了视线,弗丽嘉回应着,「当我得知洛基从彩虹桥上摔落时,我十分的伤心……他是宫殿里唯一一个继承我魔法元素的孩子,索尔他静不下心,虽然他有魔力,但是他没有继承到我的魔法元素……这就是为什么,洛基的魔力颜色、跟我的如此相近的原因。」

「……这太久了,是洛基自己发现的吗?还是……奥丁殿下告诉他的?」

「……是洛基自己发现的,在索尔被放逐之前,他们正前往约顿海姆,准备把劳菲等剩余的寒冰巨人给肃清……」起身,弗丽嘉叹气,「我去找洛基,可以告诉我他在哪里吗?」

『洛基先生离开大楼了。』

「什——!为什么没有告知我们?」听见了贾维斯的告知,娜塔莎瞪大了双眼,「他现在看不太清楚,要是让他乱跑,受——」

『洛基先生希望我不要惊动到任何人,包含您,夫人。』

「……我……」

「他往哪里走了?」娜塔莎轻轻地拍了拍弗丽嘉的肩膀,「贾维斯,告诉我。」

『罗曼诺夫小姐,洛基先生屏蔽了自己的身影,我无法找到他。』

 

就在大厅里乱成一团的同时,洛基走在大街上。他并没有把自己用魔法藏起,他只是挑着没有监视器的道路走着。

刚才对弗丽嘉说出那句「No」之后,洛基非常的后悔。他知道弗丽嘉是全心全意的爱着自己跟索尔,而且是平等的爱着他们兄弟两,即便母亲认同了他,但父亲呢?

自己身为寒冰巨人的王子这点,就足以让奥丁一直不认同他——甚至,他根本就不是阿斯嘉德的王子,他只是个……战利品、俘虏。

“My son.”多么好笑的一个笑话啊,明明就不是儿子,还面无表情的、温柔的喊着自己「儿子」。那么,弗丽嘉呢?她也早早就知道了吧?不……

「她曾经暗示过我……只是我不愿相信,这事实。」脚步停顿了下,洛基抬头看向天空。

弗丽嘉曾暗示过,自己并非奥丁的亲生儿子,而自己读懂了之后,不愿相信事实。直到他跟索尔以及四位战士杀到约顿海姆、被寒冰巨人抓住手腕的当下,他就几乎确信了这个「暗示」。当然,他仍相信那只是个巧合——

直到奥丁亲口告诉他,他的确是从约顿海姆的庙前被抱回来的之后,他崩溃了。那么他在阿斯嘉德呆了好几百年,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到底又是为了谁而存?

思考着这件事的当下,洛基的眼前闪过那张挂着自信笑容的脸,只可惜,现在那温柔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喉咙再次发痒,洛基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在大街上咳嗽。

缓慢的走到小巷中,洛基才开始将搔痒着自己喉咙的那几片花瓣给咳出。他清楚地明白自己已经没有几个月可以拖了——即便已经看不到希望,他仍就偷偷地期望着,期望着索尔可以回头看向自己,一直等着他的自己

随手把花瓣丢到眼前的垃圾桶中,洛基转身,继续在大街上盲目的游走着。直到他看见了简,以及走在她身侧的索尔。几乎是本能的、洛基侧身闪进一间店里,用东西挡住自己——他现在没有任何余力可以用魔法把自己给包覆起来,而变成水蓝色的那只眼,也用班纳给的眼罩给遮去了。

听着他们的欢笑声越来越近,洛基几乎颤抖着把自己藏到角落去。

「你找到他了吗?你的母亲、跟弟弟。」眨了眨眼,简开口问道。

「不,他们似乎不在这里。不过父亲说他们来这里了。」索尔穿着简单的服装,而不是以往的装扮,而雷神之锤就是那把黑伞,「我觉得我应该去问问吾友们,看他们有没有发现什么怪异的地方。」

「可是如果他们有意藏起行踪,我们是绝对打听不到的,不是吗?」简放下了手中的面包,又拿起了另一种,「就这两个了,我们走吧。」

「……」

「索尔?」

「等我一下。」说完,索尔便迈步走向正拿着一本试阅读刊的洛基面前,「母亲呢?」

洛基放下书后,看向索尔,而本来要质问什么的索尔便慌张的说了句「抱歉我认错人了」之后,就走回简的身边。

——认错人?敢情你跟我说你认错人?洛基稍稍的讶异着,目送索尔牵着简离开商店,难不成……

洛基伸手摸了摸眼罩,这是为了避免弗丽嘉浪费太多魔力,班纳博士给的眼罩。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服装,一身简单的、参照铁皮人上回穿的衣物变出来的便服,然后头发也随意的绑着被女特工称为是公主头的发辫——女特工说如果不想被认识自己的人认出来,最好改变形象——难不成就这样骗过了索尔?

算了,反正……他们多么的甜蜜啊。乙太也成功的取出、魔雷基也被再一次的打败了,他们……肯定会结婚的吧。幸福的、快乐的过完人类的一百年、过完那个女人的下半生……

把从架上拿出的书摆了回去,洛基缓步走出商店。他还不想再遇到索尔跟简第二次,他随意的挑了间看起来很简约、而且安静的咖啡厅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咖啡厅提供的书籍,浪费着时间。而索尔跟简也在几个小时过后,再一次的看见了洛基的身影。

「那个人……不是刚才我们在商店遇到的吗?」坐在咖啡厅外头摆设的座位上,简看着正沉浸在书的世界里的洛基,「怎样,他是吗?」

「不,他不是洛基。」索尔摇了摇头,「洛基不带眼罩,也不会穿的那么简单,而且他不曾绑过头发。」

「好吧,那你有底吗?他们会去哪里的、直觉。」喝了口杯中的咖啡,简问道。

「没有,母亲没来过这里,他们应该不会离开太远的。」索尔摇头,「简,抱歉,明明是许久不见的见面,就拖着妳找洛基跟母亲。」

「没有的事,我很高兴呢。」简笑着,「要不是因为乙太、以及你的母亲带着洛基离开阿斯嘉德,我或许也没办法跟你呆在一起,这么久的时间。」

「谢谢妳,简。」起身走到简的身侧,索尔伸手抱住了简。

「不用谢,说真的,我挺担心的。」简轻轻的环住了索尔那高大的背脊,「你父亲说,洛基是因为生病了,才被弗丽嘉殿下带到地球的吧?那么,问题来了,他生的是什么病?阿斯嘉德治不好吗?」

「……或许是,阿斯嘉德不知道的病症。」索尔把椅子拉到自己身后,坐下后回应,「我们是神,所以我们不怎么会生病,但洛基更特殊,他几乎从小到大,都没生病过。」

「……那、他生的是什么病?」

「阿斯嘉德不知道的话,我也不会知道。」

 

把书盖上,放回架上,洛基伸手拿出了几张在出房门时,史蒂夫交给自己的钞票,他走去柜台结账后,转身背对着史塔克大楼,继续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走着。在咖啡厅呆上了几小时,大抵上已经给了在大楼里的人一剂安心剂了,所以他要离开咖啡厅,不回大楼、就准备把时间耗到晚上、耗到隔天——前提是,自己有那个钱可以在饭店里住一晚的话。

「停下你的脚步,小鹿。」轻轻的,洛基右侧传出了东尼的声音,「如果你想要我大喊你的名字,把索尔引过来的话。」

停下了脚步,洛基转头看向东尼,「我今天不回去,让我一个人,可以吗。」

东尼夸张的叹了口气,「你知道吗?夫人已经在担心你了,我不把你带回去的话,楼里的人都要发起暴动了,小鹿。」

左右看了看,洛基最终视线落在还在跟简谈话的索尔身上,「我知道了。」

东尼让贾维斯打开了洛基那侧的车门,「上车吧,我知道他已经跟你说了一句话了,我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的迟钝。」

关上了车门,洛基没有开口——在远离索尔之前,他都不打算开口。索尔的听力很好,好到洛基都想说他上辈子是只兔子了。

「……他的确迟钝,你呢?你就不迟钝?」挑起了一边的眉,洛基反问道,「有个很明显的事情,你也没有察觉到,铁皮人。」

「在外面叫我史塔克、或者东尼,别叫我铁皮人,小鹿。」东尼直接让贾维斯替自己驾驶,「我不迟钝,你要我察觉到什么?」

「噢……我可不能告诉你,要是我泄露了什么,肯定会很糟糕。」摆出了个非常惋惜的表情,洛基回应道,「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那么一点点的小提示,史塔克。」

「什么?」

「……他将会拥有跟你一样色彩的眼珠,不管哪边,他就是将会拥有。什么时候?我不清楚。」说完,车也刚好停下,洛基便下了车,「别急着跟之后拥有跟你一样色彩的眼珠的那人要答案,自己好好想想。」

说完提示后,洛基便攸晃回大厅,随即被厅里的所有人围住。

「没事吧,我的儿子。」

「有没有被谁为难?」

「没遇到索尔吧?」

「有谁为难你告诉我我让那家伙消失在世界上!」

「母亲,我没事、没有被人为难,倒是遇到索尔了,还有不用让那个人消失在世界上,我没有被人为难。」洛基一个个的回应着每个人的问题,「不过索尔没有认出我,倒是万幸。」

「你遇到他了?」弗丽嘉讶异的瞪大了双眼,随即又恢复成平时的模样,「他有说什么吗?」

「他只当认错了人,母亲。」洛基慢慢地走到弗丽嘉身侧,「……刚才的话,非常抱歉……他在找我们,他知道我患病的事了,母亲。」

「奥丁,是奥丁告诉他的。」

叹了口气,洛基没有说什么,或者,他不想说了。

洛基缓缓起身,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走到落地窗前,看着下方的街道。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不过,这种热闹,会持续到什么时候?自己的生命,又将会在什么时候陨落?

——他们很幸福,只要默默的祝福他们、就好了。

缓缓地蹲了下来,洛基就只是静静的看着、什么情绪也没有。没有像孩子一样,遇到了不顺、就哭闹的模样,他只是静静的吞下苦涩的泪水,不让眼泪从眼里脱落。

「洛基,你回来了。」史帝夫从厨房里走出,手中拿着的是帮他留下的晚餐,「吃吗?」

抬头看向史帝夫,洛基起身接过了托盘,下一秒,他稍稍瞪大露在外头的绿眼,随后垂下视线——看来只是时间的早晚了,他们两个前后陨落的时间。

----------------

迟到一天的情人节文章?有点痛……?

总之大家情人节快乐(

评论(4)

热度(94)

  1. 水生无月影鬼草×分分鐘停止呼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