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草×月更或周更

坑:
漫威(锤基不逆不拆&铁盾不逆可拆):《花吐异瞳症》-连载至二章,停更。
尸体派对(哲美不拆;原创岸沼不逆不拆):《忆》+《忆》番外-停更。
哈利波特(SBSS不逆可拆):《化冰》-未开连载。
JOJO的奇妙冒险(承DIO不逆可拆,乔瑟西不逆不拆,乔纳迪不逆可拆,米茸不逆不拆,迪奥科右+西萨右不逆):《蔷薇残雪》-已完结;《蔷薇风暴》-连载至第一章;《人妖神也想跨种族谈恋爱》-连载至第零章。
※※网址的【Onisou】是我的笔名「鬼草」,【Seiko】是我游戏近期常用的名字「星湖」。

《花吐异瞳症》三。

××还好我仍记得我有这个坑。 By 差点忘记自己到底有什么坑的鬼草。


三.

※※※与电影情节不相关。占tag抱歉!

※※洛基是中期症状,史蒂夫是初期。

※※CP锤基与铁盾从零开始,绿寡进行式。

※※索尔的私服参照雷神3的私服,洛基在第二次见到东尼跟史帝夫之后,有些微察觉到些什么。

※人物OOC我的,时间点在洛基被带回阿斯德加之后的一个月后(纽约大战结束约一年后),私设如下。

 第一点:班纳以及娜塔莎在复联1的时就已经确立关系、进展顺利。

 第二点:索尔以及珍恋爱中,索尔可以透过东尼给的通讯器跟珍或复仇者们联系。

 第三点:队长跟东尼之间的感情是非常糟糕的,吵架为常态,但先软下态度的总是队长,请记住这点。

 第四点:洛基从前往约顿海姆前就一直喜欢着索尔,也请记住这点。

 第五点:除了洛基以外,铁盾两人对对方的感觉是超过关心以上的状况,但两人并没有感觉到异状。

 

就算再怎么不想动用魔法,现在也是非常时期——必须让其他人以为他很健康。洛基这样想着,偷偷地用少许的魔力覆盖在史帝夫的右眼上,在他耳边道:「回到房间后,我有话要跟你说。」

说完,洛基便拿着托盘走回弗丽嘉身侧,默默的食用着晚到的晚餐。当他看到史帝夫的双眼时,他几乎都确信了他之后的命运了——要是没有确认两人的感情的话,肯定的、最终他与这傻大兵将会因为这个该死的花吐症以及异瞳症而死去,这不用谁说,就他对自己的身体的理解,这是一定的结局。

弗丽嘉在洛基回到自己身侧前,有感觉到些许的魔力波动,但不是她自己的,而是洛基的。她知道洛基的状况、也知道洛基多数的魔力都已经用于“保护自己不受其他疾病干扰”了,但……为什么又要动用那为数不多的魔力,去……做什么?

洛基如果没有打算要说出来的话,不管怎样严刑逼供,他都不可能说出来的——连索尔都不曾成功问出洛基在他生日那天要给他的惊喜,弗丽嘉也不可能问出些什么名堂来。

解决完了手中的晚餐后,洛基拿着托盘走到厨房,贾维斯便伸出了机械手,接过了托盘,『罗杰斯队长已经在房间内等您了,洛基先生。』

「谢谢。」让机械手接过了托盘后,洛基仅仅只是丢下了一句道谢后,便离开了厨房,也没有返回大厅,劲直的走向史帝夫的房间。

推开了房间门,洛基没有打招呼,直接撤掉了魔法,「你知道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了吗。」

听见了洛基的话,史蒂夫踏出了浴室,「你撤掉魔法后,我就看到了……这是怎么回事?我……将会渐渐看不见,是吗?」

没有回应,洛基仅仅轻点了头,然后走到书桌前将绑束着黑发的黑色发带给拆了下来、拿下眼罩,「不会那么快,今天开始,你仅剩下一个月的时间。我已经剩不到两、三个礼拜的时间了。」

「仍是没打算吗?」

「嗯,他(He)不会回应我的感情的,」洛基耸了下肩,「他有人陪,所以他不会在意我到底死在哪,或者在哪活着。」

「……我不清楚,为什么你要这么消极。」史帝夫跟着移动到书桌边,「有机率可以治愈的,对吧?」

「对,但是,据我读到的资料,必须是两个人两情相悦,否则不会有任何转机的。」没有看向史帝夫,洛基说,「已经没时间了,你有机会可以治愈的,相信你自己。」

「可是……如果你说的是正确的治愈方式的话,那我得找谁?巴基?还是……佩姬她已经……我没有人选,洛基。」

「别绝望,想想最近认识的人里面,有谁跟你的右眼一样,有着这么大的棕色眼睛。」洛基勾起了浅浅的笑,笑意并没有传递到眼里,那眼眸里尽是无底的绝望,他对自己可以痊愈的几率感到绝望,「我倒是真的已经没有退路了,顶多就是跟铁皮人要一间空房,然后把自己关在里面,时间到了我就消失了。」

「嘿,总有转机的,不是吗。」

「我的状况已经没有机会可以治愈了,他……他不可能看向我的,他有女朋友了,甚至他们几乎快论及婚嫁了。」洛基摇头,他差点就把索尔的名字给说出口了,「或许能得救的是你,只有你。」

「洛基,弗丽嘉夫人她希望你痊愈。」

「然后被带回阿斯嘉德,关到死?」洛基的眼里毫无求生意志,「那我宁可死在这里,罗杰斯。这样的结局或许是我唯一能为自己选择的结局,我宁可、在这里死去,也不愿被关在阿斯嘉德的地牢里。这里至少可以选择任何地方、谁也看不到的地方死去……虽然海尔达姆他看的到我,他也听得到我,但他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或许吧。」

「你真的想要就这样结束吗?」

「总比破坏他人姻缘来的好?我不想让他对我第三次的失望,罗杰斯,我不希望他再看到我不好的一面。」走到窗前,洛基伸手拉开了窗帘,月已经悄悄地从云后跑出,「你一定有办法的,即便你觉得可能性不高。」

「我也想帮你,洛基。」跟着洛基一起走到窗前,史蒂夫说,「你说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那你就更需要我们的帮助。」

「……你看我的眼睛——那只蓝色的——你有想到谁吗?」洛基转身,双眼紧盯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史帝夫,「你猜到住在我心里的那个人的话,我或许会向你求救。」

史帝夫安静的看着洛基的那只眼,他确信他见过这么票亮、这么像天空的眼睛,但他顿时忘了是谁的。一个傻大个。

「……索尔……等等,这不是索尔的——」

「Bingo。」洛基轻轻的应证了史帝夫的猜测,他没想过有人可以这么快的就说出了答案,「他不可能会看——」

「你不是说、他在找你吗?」

「带着他亲爱的女朋友,罗杰斯。」洛基叹了口气,「如果他是一个人,我倒会感觉到希望,但他不是。」

「……洛基……」

「所以我才一直说——你有机会,不是没有。」

绝望,深深地绝望。在一开始来到地球时,洛基的眼里尚有那么一些些的求生欲望——跟弗丽嘉一起活下去的欲望——但在遇到索尔、回到大楼后,他的求生欲望已经全数消失了。他没有跟任何人说,是因为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关系,导致索尔无法跟女友一起生活。所以他选择死去,就算过程痛苦、但仍可以死的优雅。

最终,他还是败在了「绝望」上头,仿佛他就是「绝望」本身一样。

——“为你而诞生的恶魔,只求你爱我。”

洛基曾告诉过史帝夫,黑玫瑰的花语,其中一个含义就这样在史帝夫脑里跳了出来。根本就是代表着洛基!黑玫瑰,看着很不吉祥,但实际上,黑玫瑰的花语却是那么的、凄凉。

洛基的确神秘、而他的身份确实高贵,他的温柔巧妙地藏在如芒刺般的语言下、他的真心的确也巧妙的藏匿在一连串的谎言中。而他也确实,是为爱索尔所诞生的恶魔。仅仅为了求一份可能得不到的爱,而一直询问着身侧的人——用谎言询问着,他们可不可以爱他。

弗丽嘉或许是第一个回应他「可以」的人,因为她是用「母爱」的爱在爱着他的。

而洛基向索尔索取的,并不是「兄弟情」的爱,而是「恋人」的爱。但索尔给予的,却永远、不曾改变的,是「兄弟情」的爱。

「我们就、试试看吧?」小心翼翼的问着洛基,史帝夫很想帮他,但是洛基却已经没有什么求生意志……

「……如果这是你的请求的话。」就在史帝夫以为洛基不会回应他的时候,洛基的声音轻轻地传进了史帝夫的耳里。

「当然,这是我的请求,洛基。我以好友的身份请你、让我帮你。」伸手握住了洛基垂在身侧的右手,史帝夫勾起了笑容。

 

或许有一天回首望向今日,如此痛苦的一天,或许会成为甜美的回忆。但是那是建立在已经走向幸福结局的「未来」,如果不是,那么就是一样痛苦的回忆了。

对于活着的人来说,定是痛苦的回忆。对于抱着这份感情死去的人,也是一种痛苦,但至少,可以记得那个爱着他的人。

 

×预告

 

——我曾希望,他会在两次失望之后,再一次的对我绽放笑容。

 

「你是对的,队长。」

 

身为邪神的他,从没想过他会对一个他曾鄙夷的人说出感谢。因那个人从未放弃过可以帮助他的可能性。

 

 

「我才该说谢谢。」


评论(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