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草×月更或周更

坑:
漫威(锤基不逆不拆&铁盾不逆可拆):《花吐异瞳症》-连载至二章,停更。
尸体派对(哲美不拆;原创岸沼不逆不拆):《忆》+《忆》番外-停更。
哈利波特(SBSS不逆可拆):《化冰》-未开连载。
JOJO的奇妙冒险(承DIO不逆可拆,乔瑟西不逆不拆,乔纳迪不逆可拆,米茸不逆不拆,迪奥科右+西萨右不逆):《蔷薇残雪》-已完结;《蔷薇风暴》-连载至第一章;《人妖神也想跨种族谈恋爱》-连载至第零章。
※※网址的【Onisou】是我的笔名「鬼草」,【Seiko】是我游戏近期常用的名字「星湖」。

《花吐异瞳症》四。

四.

×注意事项×

 一、与电影情节不相关,占tag抱歉。

 二、洛基是中期症状,史蒂夫是初期。

 三、CP锤基与铁盾从零开始,绿寡进行式。

 四、索尔私服参照雷神3的私服,洛基在第二次见到东尼跟史帝夫的时候有些微察觉到什么。

 五、人物OOC我的,时间点落在洛基被带回阿斯德加后的一个月后(纽约大战结束约一年后),珍名字的翻译这章开始改成简,私设如下:

   第一私设:班纳跟娜塔莎在妇联1时就已经确立关系了,目前进展非常顺利。

   第二私设:索尔目前跟简热恋中,索尔可以透过东尼给的通讯器跟简或复仇者们联系。

   第三私设:队长跟东尼之间的感情是非常的糟糕的,吵架是常态,但先软下态度的总是队长

   第四私设:洛基从前往约顿海姆前就一直喜欢着索尔

   第五私设:除了洛基以外,铁盾两人对对方的感觉是超过关心以上的状态,但两人并没有感觉到异状。

 

差不多一个月多了吧,自从洛基跟弗丽嘉来到了地球,已经差不多一个月多了,而洛基自从跟史帝夫谈过之后,似乎病情没有再加重的意思,但只有跟他同房的史帝夫以及贾维斯之外,没有人知道,他的病情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

今天,几乎虚弱到无法下床的洛基只是望着天花板,贾维斯跟史帝夫都亲眼看着他将咽下肚的食物全又返回给地球的模样,史帝夫坐到床边,轻轻地开口问道:「洛基,你真的不打算跟索尔面对面谈谈吗?」

「谈了有用吗,他或许只想看到我死去的模样呢。」勾起了一抹苦笑,洛基嘲讽着自己,「他现在跟地球女孩的恋爱不就风风火火的吗,就快谈到结婚了,谁会管一个、叛国贼?的生死呢,再说了,我们根本就不是兄弟……从来就不是,所以更别说我们之间的家族情了,那全是奥丁一手弄出来的。」

听着洛基的说辞,史帝夫伸手轻握着他的右手,「洛基——」

『洛基先生、罗杰斯队长,先生找你们。』

「让他进来。」有些吃力的让自己在床上坐起后,洛基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东尼,「有事吗,铁皮人。」

「索尔杀到大楼下面了,见或不见,只有一个答案。」

「N——」

「见见他,跟他谈谈。」史帝夫在洛基耳边说道,「你不能到死前都躲着他,谈谈看或许可以得到对你来说有用的解答。」

瞬间,洛基沉默了。就在东尼准备让贾维斯回报「NO」给索尔的时候,洛基轻轻的点了点头,「……见,但只有今天、这个机会可以见我,下次我连见都不见。」

「贾维斯。」东尼摆了摆手,贾维斯没几秒钟后便回报了句“索尔先生正朝着这里前来”的消息。

「走吧,跟弗丽嘉女士一起见他,或许你会比较有安全感。」笑着伸手扶起了洛基,史帝夫一心只想帮洛基治好他的病。

 

「洛基,我的儿子。」弗丽嘉接到了贾维斯的通知,早早就在大厅等着洛基的到来,「你还好吗?」

「我很好,母后。」稍稍的勾起了笑,洛基在弗丽嘉身侧落座后没几秒,索尔便牵着简走进了大厅。

「母后,你们在这里怎么都不说!我以为你们只是来休息……对!洛基,父王说你因病跟着母后来米德加尔,你不曾生过病!到底是什么病——」

「停,」弗丽嘉举起了右手,「索尔,我的儿子,你一次丢太多问题了。洛基现在不适合过量的说话,我替他回答吧。这位是……?」

「简,我的女友。」搂着简的腰,索尔勾起了以前最常对着弗丽嘉以及洛基勾起的笑,「洛基他到底怎么了?」

「是一种米德加尔古老的病,我听了也不是很懂……不过听班纳博士跟史塔克先生的说辞,洛基的时间剩不多了。」弗丽嘉垂下了视线,她转身坐回洛基身侧,伸手搂抱着洛基的腰跟肩膀,「所以我才带洛基到这里来……他们人都很好,愿意收留我们。尤其洛基还是他们之前的敌人,我真的很感谢他们。」

「噢,要不是小鹿斑比的病太过古老,我们说不定连留都……嗷!」东尼的话被史帝夫的一个肘击给打断了,再之后又收到了史帝夫的一个眼刀,「好、好,我闭嘴就是了,别瞪我。」

「索尔,」娜塔莎走到索尔身侧,「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们坐下来、三个人谈谈,这算是家务事不是吗?」

「……我知道了,简,你先回去吧,我晚点再去找你。」索尔轻轻的在简的唇上落下一吻,「晚点见。」

「晚点见。」

在简离开后,洛基也起身走到史帝夫身侧,轻声的开口道:「我要回房间。」

听见了洛基的话,史帝夫错愕的瞪大了双眼,「为什么?」

「……你也看到了,他们两个这不是很相配吗。那我又何必去拆散他们呢……棒打鸳鸯可是会被天罚的呢。」依旧笑着嘲讽着自己,洛基现在仅剩的魔法都用在帮史帝夫遮挡染上了异瞳症的那只眼,已经没有在体内运行阻挡病毒的侵害了。

「……洛基——」

「没关系的,不谈,也没关……」

 

话语中断,那个人就在眼前、像断了线的提线人偶一样,瘫软了下去。

 

「洛基!」

「小鹿斑比!」

「弟弟!」

 

 

「他的状况还好吗?」

「不,不好。已经很严重了,他已经好几次把我们端给他的食物给吐了出来,他都笑着说时间已经到了。」

「为什么不跟我们说?」

『洛基先生要求我跟罗杰斯队长不能将此事告知给各位的。』

「索尔,这种病很奇怪,虽然听起来是个很浪漫的病,但实际上是很痛苦的。尤其洛基还同时罹患了两种诡异却又古老的病。」

「……我等他醒。」

「索尔——」

「……去陪你的地球女孩,我不需要你。」把被索尔握住的手抽了出来,洛基失去了魔法的掩盖,海蓝色的那只眼现在是如此的刺痛着索尔的眼。

「……弟弟,为什么要瞒着我?你已经喜欢上谁了不是吗?」即便听到了洛基的话,索尔仍旧端正的坐在床边,「弟弟,到底为什么你没有告诉我们?」

从东尼和班纳的说辞上看来,洛基那只海蓝色的眼睛,是偷偷的暗示着他喜欢的人的瞳色。索尔不懂这些,但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不希望洛基不见、或者死亡,那对他来说太痛苦了。从小、两个人就形影不离的一直玩乐着,直到一年半前,洛基在阿思嘉德惹出了那些事情、又在纽约向人类们开战,以致奥丁一气之下把人关进地牢——但洛基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哪个人的?这件事索尔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出来。

「……我有什么义务必须要告诉你,我喜欢上一个人了?」让史帝夫把自己扶起,洛基冷冷的问道。

「我是你哥——」

「我们从来就不是兄弟。」皱起了眉,洛基不想在索尔面前咳出那些花瓣,所以他压抑着想咳嗽的欲望,「我累了……」

「索尔,我们先让洛基休息吧。他今天这状况是第一次出现,明天我们再来看看他愿不愿意跟你谈。」右掌压在索尔肩上,史帝夫的语气非常的温和,但眼里的坚决是不允许谁反驳的。同时,弗丽嘉也上前在索尔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就把索尔给拉出了房间。

直到门关上了之后,洛基才剧烈的咳着。史帝夫替洛基倒了杯水,同时伸手顺着他的背脊轻拍着,希望减轻洛基的痛苦。

「不打算再跟他谈了吗?」坐在床沿,史帝夫轻轻地问道。

「……他只惦记着他的地球女孩,」接过了水杯,洛基轻轻的说着,「母后刚才说的话就算我没听到,我也看的出她的唇语……是让他去找那个地球女孩。」

「洛基……」

 

 

「索尔,怎么了?」打开了家门,简看着一脸凝重的索尔,担心的问道。

「洛基他今天晕倒了,他真的生病了。」索尔被简牵着走到沙发边,一个瘫软就是瘫在沙发上,「我很担心他,史塔克跟班纳都说洛基生的病是你们这边古时候一个人暗地里喜欢着一个人的时候,才会生的病。」

「啊,那样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事,不过索尔,你要有心理准备,如果洛基他不打算告诉你他喜欢的人,那么就代表他已经选择了“死亡”。」伸手握住了索尔的手,简轻轻的说道。

「什么?」

简给索尔稍稍讲了有关“花吐症”的缘由,尔后,又听索尔说洛基有一只眼睛是海蓝色的,错愕了下,也给索尔讲了有关“异瞳症”的缘由。

 

 

翻阅着古今中外的病史本,班纳紧盯着两本书的病症讲解。

 

花吐症,就跟病名一样,是会吐花的病症。不过已经非常的久远了,通常在这个科技发达的现代,是不可能会有人罹患的。更何况是神?但是现在就有一位神跟治愈力极强的美国队长患病了。

 

伸手按了按鼻梁,班纳还是不懂,洛基可以不用说,但队长喜欢上这个地球上的谁了?这是一个值得去猜测的事情。

而且除了「花吐症」的症状外,队长没有出现「异瞳症」的病征,这应该算是个好现象吗?但如果跟洛基一样,罹患了花吐症的同时也罹患了异瞳症,那么苦恼的是他们复仇者们。

队长是他们复仇者的头,只要头不见了,他们便会像无头苍蝇一样。可是队长这样的状况,他们无从判断队长到底喜欢上哪个幸运儿。

「唉……」班纳再一次按了按自己的鼻梁,他真的推断不出史帝夫到底喜欢上谁,但是洛基的话,用排去法可以只剩两个人。

一个是跟他没有血缘关系但却一直是兄弟的索尔,另一个就是跟他一样罹患着花吐症的史帝夫。

他见过、而且拥有漂亮蓝眼的只有这两个,没有他人——但如果是他们神国度里的,那班纳还真的得叫他们回他们国家自己看着办!

 

「博士,得出了什么了吗?」端着盘子,克林特问道。

「不,没有准确的答案。洛基的可以推测是索尔或者是队长,但是如果他们国度里也有人有蓝眼的话,真的很难推测。」班纳叹了口气,今天娜塔莎去出任务、克林特休息,他有点想念他那美丽的特工女友,「不过队长的话就真的难以推测了。」

「贾维斯跟我说队长吐过花。」

「什么样的花?」

「橙色的玫——」

「花语!小娜跟我说,花吐症要看花语!」说着,班纳便起身在书柜里翻找着书,「找到了!」

那是一本花语大全。

迅速的翻找着花语,班纳最终停在了橙色玫瑰——隔壁页刚好是黑玫瑰的花语。

「这……」

 

害羞的、献给某人一份神秘的爱。

 

「这是代表队长真的喜欢上了一个人,但是不打算表态的意思?」看着花语的地方,克林特瞪圆了双眼,他还真不相信这个东西。

「……或许连队长自己都没有发现道,也有可能。没有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所以才会显得“神秘”。」

 

 

-*-*-*-

这次没有预告,真的是拖超久,对不起等文的大家。


评论(4)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