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草×分分鐘停止呼吸

分分鐘為所愛CP停止呼吸,目前全面停止除了廢文以外的活動。
※※网址的【Onisou】是我的笔名「鬼草」,【Seiko】是我游戏近期常用的名字「星湖」。

是我的错觉吗?

怎么「无限期通缉」的歌词,网路上大家都写错了的感觉?

有一段是「淡色眼瞳,像破碎琉璃」,可是大家都打「淡色瞳孔,像破碎琉璃」。

是五音Jw大大唱的不清楚吗?(错愕

只是说说,这首歌让我更爱黑瞎了(

还有一句「慢吞吞起立」的那个,我听不出来,但歌词跟唱出来的感觉不一样(

然后下面是我自己中午找到的歌词版本,以及我自己听到的版本。

↓网路上的歌词


幽暗的地底,太过沉寂。游荡在废墟,用皮靴踏出旋律。

手掌下墙壁,隐藏着玄机。独自享受生死间的刺激。

石棺中美女,慢吞吞起立。不要太热情,虽然我来者不拒。

从背后偷袭,不服人道主义。举枪转身给予致命一击。


那蛇沼谜题,让命运偏离。墨镜之下,眼中的笑意。

左手明器,右手黑驴蹄。阎王面前都无惧,请给我无限期通缉。


人面鸟羽翼,撕裂夜空静谧。置身于黑暗,看的比谁都清晰。

用笑容演绎,这场戏,早认不清真实的自己。


艰难的前行,听鬼魂低泣。淡色瞳孔,像破碎琉璃。

跌倒爬起,沾满脸淤泥,也依旧游刃有余,留个飞吻作饯别礼。


Dulala,无言的默契,Dulala,跟随、谁的、脚步声远去。

满地珠宝装进背包,千万别客气。粽子和九头蛇柏当坐骑。

别说我是疯子,倒斗其实很容易,不要谜底、只追寻乐趣。


血染上黑衣,无能为力。未曾坚持,又谈何放弃

唇勾起些许,强撑住身躯,天命也照样忤逆。

在沙海领域,画不同轨跡,映入眼里,浅灰的光晕。

也许可以,打破这死局。触碰暗色调黎明,现在起无限期通缉。


长白雪山青铜巨门缓缓的开启,这个故事至今仍然是未完待续。

带着笑的嘴角,吐露出轻佻语句,现在起无限期通缉。



↓我听到的歌词


幽暗的地底,太过沉寂。游荡在废墟,用皮靴踏出旋律。

手掌下墙壁,隐藏着玄机。独自享受生死间的刺激。

石棺中美女,慢吞的起立。不要太热情,虽然我来者不拒。

从背后偷袭,不符人道主义。举枪转身给予致命一击。


那蛇沼谜底,让命运偏离。墨镜之下,眼中的笑意。

左手明器,右手黑驴蹄。阎王面前都无惧,请给我无限期通缉。


人面鸟羽翼,撕裂夜空静谧。置身于黑暗,看的比谁都清晰。

用笑容演绎,噢,这场戏,早认不清真实的自己。


艰难的前行,听鬼魂低泣。淡色眼瞳,像破碎琉璃。

跌倒爬起,沾满脸淤泥,也依旧游刃有余,留个飞吻作饯别礼。


无言的默契,Dalaladada,A-Nalala,跟随、谁的、脚步声远去。

满地珠宝装进背包,千万别客气。粽子和九头蛇柏当坐骑。

别说我是疯子,倒斗其实很容易,不要谜底、只追寻乐趣。


血染上黑衣,无能为力。未曾坚持,又曾何放弃

唇勾起些许,强撑住身躯,天命也照样忤逆。

在沙海领域,画不同轨跡,映入眼里,浅灰的光晕。

也许可以,打破这死局。触碰暗色调黎明,现在起无限期通缉。


长白雪山青铜巨门缓缓的开启,这个故事至今仍然是未完待续。

带着笑的嘴角,吐露出轻佻语句,现在起无限期通缉。

评论